当前位置: 玉林桂风网首页 > 首页大图 > 正文

战国时期的玉林青铜文化

来源:玉林新闻网-玉林晚报   时间:2018年07月12日 09:31

战国时期的玉林偏居岭南一隅,属百越居地,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发展程度相较于中原地区而言,尚存在较大差距。对于这一时期的玉林历史,由于缺乏相关的文献记载,故我们只能通过一些历史遗物来进行简要的分析和了解。

目前在玉林地区有明确出土地点的战国文物仅有陶器和铜器两类,有关陶器部分,笔者在以前作过介绍,本文仅针对玉林出土的战国铜器进行鉴赏。

战国兽面乳钉纹铜钟

战国人首柱形器

战国铜剑

玉林出土的战国铜器目前仅9件

玉林地区出土的战国铜器较少,目前有确切出土地点的战国铜器仅有9件,分别为1965年出土于广西北流市民乐镇的战国兽面乳钉纹铜钟;1975年出土于兴业县蒲塘镇石奇大队的战国铜剑;1976年出土于容县六王镇六王村的4件战国羊角钮铜钟(参见2017年5月14日《玉林晚报》——《钟声悠扬——玉林出土羊角钮铜钟赏鉴》);以及1987年出土于北流市白马镇龙安村的战国铜斧和2件战国人首柱形器。由于部分文物出土时已为重残且病害严重,故我们仅从中选取了3件相对完好的文物,逐一介绍。

3件相对完好的战国铜器细赏

战国兽面乳钉纹铜钟 二级文物,通高12.5厘米,口径15.5厘米,1965年出土于广西北流市民乐镇,广西自治区博物馆藏。钟为直圆甬式,甬上有旋,旋上有干。正反两面皆有锥形枚共十八枚,每组三枚共六组。钟整体锈蚀严重,正面纹饰无存,舞部(钟顶)尚存部分兽面纹。

此铜钟不同于越式的羊角钮铜钟,而为商周(中原)样式,有学者依据其器型和纹饰特征认为其年代应为西周中晚期,但也有学者认为其纹饰模糊,虽具有商周时期甬钟的特征,但并非商周产物,而是当地越人在之后吸收中原铜钟样式仿制成形的,年代较晚。对于这两种鉴定意见,本文不作具体的辩驳,仅据广西自治区博物馆现在的文物档案记录年代战国,作为此器物的年代标注。

战国人首柱形器 宽3.5厘米,高28厘米,重585克,1981年1月8日在北流市白马镇隆安村出土,其时共出土铜质人首柱形器两件,这是其中的一件,另外还有铜斧残片一件、米字纹陶瓮一个(已破碎)。依据当时的出土文物组合分析,出土地点应为一处战国越人墓葬。

此人首柱形器,人首长形,头部前面铸有简单的眼、鼻、口等器官,后面铸有凸起的鼻、嘴状物,肩下是方形柱,上大下小,中空,肩下5厘米处两面的正中各有一孔,两两相对,肩下14厘米处,正反面各一孔,两两相对。

人首柱形器是岭南地区的特有文物,仅在两广地区有所出土。有关于人首柱形器的功用,起初学者们认为其可能是车饰件或者用于礼仪的杖头,但在后来的研究中,广西著名的考古学家蒋廷瑜先生利用民族学、人类学的相关知识,通过对比广西南丹白裤瑶的岩洞葬葬具和葬俗,认为其应当是早期越人棺架上的饰件,而人首则是越人猎头习俗的体现。目前,在玉林地区人首柱形器仅在北流发现了两件。

战国铜剑 残长51.2 厘米,刃宽4.5厘米,1975年在玉林市兴业县蒲塘镇石奇大队出土。剑圆首,筒茎,剑格薄而窄,薄刃,剑刃当较锋利,剑身系分铸而成,刃面光亮,剑脊铜质锈蚀氧化严重,剑锋残断。此剑为战国常见的铜剑样式,在中原、江汉、吴越、两广等地区多有出土。

3件玉林出土的战国铜器,皆为战国时期越人的陪葬器物,是墓主身份地位的象征。其中,两件带有明显的中原风格,而另外一件则是岭南地区的特有器物,这3件不同文化风格的青铜器共存一地,多元异彩,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战国时期的玉林,不仅是一个有着自身独特文化的地方,同时也是一个广纳中原及其他文化,多元开放、兼容并蓄之地。


扫一扫二维码,关注桂风网微信、微博,获取更多新闻资讯。